永利国际娱乐城

当前位置:钱柜娱乐官网 > 新闻资讯 >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镉污成谜:溯源广西镉污染事故

时间:2012-02-04 08:36:24 作者: 点击:

2012年中国首例城市水源地危机震动广西,半个多月过去,污染成因依然成谜。这场跨年风波对于“有色金属之乡”河池市,似乎是注定的宿命。

死鱼警报

广西柳州人以疯抢超市瓶装水开启了他们的2012年,约21吨重金属镉沿龙江如幽灵顺流而下,向广西第二大城市柳州游荡而来。

这是2012年中国第一起重金属污染事件,也是2012年中国城市水源地的第一次告急。

2012115日,龙江拉浪水库,当养殖户兰威发现自家网箱中的鱼开始陆续死去的时候,他并未意识到一场广西历史上最大的污染事故正由此发端。龙江所在的河池市环保局正是依照这一不显眼的“警报”对水质进行检测,发现镉浓度异常。

而若非鱼儿“以死相告”,人们或许还要再迟些时候方知灾难降临。河池市环保局局长吴海悫称,此前,该局对龙江水质的监测频率为一月一次,一般在每月的10日之前完成。

根据广西自治区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指挥部的事后分析,此次入河的镉约21吨,以溶解态的形式存在,且污染水团相当集中。在某些河段,镉浓度超标最大达82倍。

龙江是柳江上游支流,从拉浪水库到柳州自来水厂的第一个取水口,只有140公里左右。如不采取有效措施,污染水团下泄将使柳州市柳江河段超标10倍以上,并可能影响到珠江干流水质。

镉是造成上世纪世界七大环境公害事故之一的日本富山县“痛痛病”的元凶,长期过量接触会引起慢性中毒,致肝肾损伤,还可导致骨质疏松和软化;短时间内吸收大量的镉可引起急性中毒,会出现恶心、呕吐、腹痛。

“这次镉污染事件(规模)在国内历次重金属环境污染事件中是罕见的。”一位参与事件处置的专家对新华社记者如是说。2005年底,同是珠江支流的北江亦曾出现惊动全国的镉污染事故,此次龙江镉污染事故并不逊于前者。

事故发生三天后的2012118日凌晨330,污染的消息才经由河池市传真通报柳州,这被媒体质疑为“晚报”。“最担心的事情(饮水源遭污染)终于还是发生了。”柳州市环保局局长甘景林告诉媒体记者,污染规模几何,污染源始自何处,这些信息当时无从得知。但柳州的神经瞬间紧绷,因为该市四大自来水厂的取水口全部位于柳江。紧急启动饮用水水源污染事故应急预案Ⅲ级响应,一场跨年“柳江保卫战”就此打响。

事故发生十二天后的2012127日,广西启动突发环境事件Ⅱ级应急响应。广西自治区主席马飚要求动员一切力量确保水质达标,“全国不行哪怕全世界的力量都要想方设法。”

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许振成曾担任北江镉污染事故处理降镉工程专家组组长,此次再度临危受命,担任处置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专家组组长。许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通过设立在龙江河段五道防线的层层削减,约75%的污染物会消弭于龙江之中,进入柳江的镉不会超过三成。

饶是如此,柳州仍不敢大意。柳州自来水厂负责人称,如果镉超标两倍以下,水厂尚可通过技术处理保证自来水仍符合国家标准,但超过两倍,则无能为力。

为保无虞,往常未曾用作城市居民生活用水的地下水源启用,可日供8万吨地下水。与柳州市区日常需用每日30万吨相比,8万吨的数字显然捉襟见肘,但别无他法。

截至发稿,龙江河段镉污染的峰值已由80倍降到25倍左右。应急指挥部的消息称,在柳州市区上游57公里的糯米滩水电站以上的龙江河段,仍有镉浓度超标5倍以上的水体长约100公里,此次镉污染将波及下游约300公里河段。

造成如此范围的污染,究竟谁是元凶?事故发生已逾半月后的今天,依旧成谜。

确定污染源一波三折

2012125日,河池市应急处置中心称,龙江河水质超标事件污染源已初步查明,污染源来自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目前,这家每月销售收入达1.5亿元的国有企业已被勒令停产,董事长等三人被拘留。

然而,21吨如此庞大的污染团突然出现,是因为一两家企业大规模排污造成,还是当地日常普遍偷排累积达到爆发点,这是一直没有得到解答的谜团。随后事态发展却是一波三折。

然而,金河公司随即大呼“冤枉”。“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们不是元凶。”金河矿业副总经理李孟凡坚称。此前,专家组筛查发现该公司的废渣堆放场所未达到国家标准,怀疑其废液有可能通过溶洞或暗河渗漏入江。但该公司出具的一份由长沙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于1991年做出的地质勘察报告显示,该渣场及其附近无暗河通过。

“即使我们渣场中所有的镉都渗入龙江,也不足以造成如此规模的污染。”李孟凡对来访的媒体记者称,“金河公司两万余吨堆渣中只含有几十公斤的镉。”金河公司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镉回收能力为每年350吨,吴海悫表示,金河公司的回收镉项目并未申请验收。该公司于201110月通过广西环保厅的清洁生产审核验收。

目前,金河公司已在申诉。“(河池市)国土资源局已经确定我们不是污染源,但专家组还未有最终结论。”但河池市委副书记秦斌201221日对南方周末记者称,专家组通过对金河公司的产量、产能及未处理前的废水量进行核算后,金河公司仍未洗脱嫌疑。

2012127日,锁定金矿公司两天之后,在龙江东江镇河段边,排查的专家组发现了一家未挂牌的冶炼厂,一个不知通向何处的深不见底的溶洞中散发出阵阵刺鼻的气味,且厂区尚有九个装有废水的水池,被怀疑为新的污染源。据河池市环保局透露,该厂名为鸿泉立德粉材料厂,原系生产用于塑胶、涂料等的立德粉,但经专家鉴定,其擅自改变生产工艺,实际上已成为一个主要生产铟的冶炼厂。在铟的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副产品镉。

130日,应急指挥部称,鸿泉立德粉材料厂等相关企业的7名相关责任人已被刑事拘留,通稿中已无金河公司。河池市官方随后的消息称,目前重点锁定的嫌疑对象即为鸿泉立德粉材料厂和金河公司,但具体污染成因并未公布。

此前,许振成曾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污染途径系由于废弃物堆放不规范,导致废液通过溶洞下漏。然而,131日,河池市宣传部门组织媒体对停产整顿的企业进行集中采访,包括金河公司在内的当地冶炼巨头均表示事不关己。21吨重金属镉难道从天而降?

事实上,这已不是当地第一次查不出污染源。20113月,同样是龙江河污染,怀远镇自来水厂受直接影响,导致该镇六千多人生活用水困难,当地环保部门始终未能查出祸端。

吴海悫称,由于当地地形复杂,地下溶洞较多,企业排污容易通过地下溶洞进入河中,专家取证非常困难。

根据河池市环保局的监测,污染事故甫被发现之时,拉浪水库的上下游均未发现明显的污染超标。中科院院士袁道先曾于1960年代对河池的喀斯特地形进行实地勘测,“拉浪水库下面就有一条地下河。”这位时任广西地质调查大队总工程师记忆犹新。

在整个广西的岩溶地区,这样的地下河有几百条。“这就意味着如果是通过地下河造成的污染,其源头有可能在数十公里之外。”

尽管我国水污染防治法严禁利用溶洞、地下河偷排废弃物,但这样的例子在广西并不鲜见。1980年代,广西德保一家造纸厂利用一个溶洞偷排污水,污水在地下河中运移5公里;而柳州市的龙泉山地下河,一度成为沿线医院、工厂的下水道,洞内恶臭难闻。

在实际执行中,法律规范形同一纸空文。“目前在岩溶地区的环保执法检查,多限于对企事业单位‘三废’排放情况的检查,而对于向溶洞排污的问题还未列入重点检查对象,这是一个很大的漏洞。”袁道先说。

祸福“有色金属之乡”

2012129日下午,在紧邻龙江的一家选矿厂,两个临时工正在一处露天堆放的渣场上忙着覆盖塑料布,“老板打电话说让赶紧盖上”。记者看到,现场无任何污水处理设施,而开业两年的选矿厂已累积了近十处小山似的废渣堆,毫无遮挡地矗立在龙江边。

这只是河池涉重金属采、选、冶产业链中无序乱象的冰山一角。

坐拥储量价值700亿美元的有色金属,“有色金属之乡”河池名不虚传:锡储量占全国三分之一,铟储量名列世界第一,锑、铅、锌储量占全国第二。2010年,河池有色金属产业生产总值突破百亿元,成为该市首个百亿元产业,2011年更有望突破200亿元。

然而,光环之下,是积重难返的重金属污染之痛。

广西环保厅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广西全区共有465家重金属排放企业,仅河池市就占约三分之一。在全国138个重点重金属污染防控区域中,仅河池一市就有三区县入围。2009年,广西环保厅的排查显示,河池市涉砷行业企业共有108家,其中,通过环保验收的仅有24家。

在河池市南丹县,1980年代初无序的大规模开矿势头发轫,巅峰时期矿厂曾达到676家。不仅无名无姓的小选矿厂鱼龙混杂,2010年环保部挂牌督办案件中,南丹县3家重金属排放企业均被发现存在污水收集系统不完善,部分含砷生产原料及废渣露天堆放的问题。

而几十年的无序开采,留给了河池71座尾矿库,其中有12座被界定为危、病、险库,一个个宛如定时炸弹,矗立在当地特有的喀斯特地貌上,渗漏、溃坝,安全隐患难以预计。

一个颇堪玩味的细节是,就在龙江镉污染爆发前四天,环保部华南督查中心刚刚到河池进行了一次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情况的现场督察。

而据河池市环保局介绍,201110月底,河池市召开涉重金属企业专项整治工作会议,表示用两个月的时间即到2011年底全面提升企业污染防治能力,消除隐患。

在此之前,河池市共有56家企业安装了82套自动在线监控设备,一发现河流重金属超标立即调查。此举曾被当地媒体赞许为科技监测“紧箍咒”弹响重金属防控“协奏曲”。

而这一切的努力,都随着一场史无前例的镉污染事件爆发深陷尴尬。

重金属污染事故于河池而言,已近乎家常便饭。20118月,河池市南丹县31名儿童被查出高铅血症;200810月,河池东江镇一家冶炼厂的含砷废水外溢,导致450多人尿砷超标,时任环保局长等五名干部遭撤职处分。

时间再往前追溯,1999年,河池城东水厂砷污染事件,造成三千多人中毒,污染状况至今仍未消除。同年6月,暴雨洪水将当地多家选矿厂的废水尾砂冲入大环江,导致大环江受到严重重金属污染,江水漫处,650公顷农田受污,380公顷因绝收而废弃,十年后广西师范学院的专家监测时,沿岸稻田中铅、锌、砷的浓度仍超出国标。

河池市疾控中心的科研人员20119月发表的一则报告显示,该市抽检的154份食品样品中,铅含量超标率48.05%,镉含量超标率11.69%,尤其蔬菜、大米、玉米、面粉、干食用菌等受铅的污染相当严重,污染主要来源与工业“三废”排放、污泥、城市垃圾和食品加工中的二次污染有关。“在河池,要是哪天不吸收点重金属都会觉得不舒服。”一位河池当地媒体的记者如是调侃。

此次龙江镉污染事件,俨然是沿着此前的车辙重新走了一遍。

目前,河池已经对全市所有涉重企业展开了地毯式排查。131日,这场整治风暴扩大到了广西全区。

河池市环保局称,龙江上游的7家规模冶炼企业都已停产整改。这些宣称环评合格、甚至达到清洁生产要求的龙头公司,在空前高倍的显微镜面前无不露出诸多瑕疵。仅以一家名为成源矿冶的公司为例,被要求整改的项目达20项之多。

而吴海悫坦承,这次细致排查之后才发现,龙江河畔乱堆乱放的渣场还为数不少。而已经被锁定的鸿泉立德粉材料厂,已经在环保部门的眼皮底下“挂羊头卖狗肉”违规冶炼了五年,这也就意味着,那个深不见底的溶洞可能已经以下水排污道的身份存在了五年。

上一篇:世界湿地日:如何阻挡湿地消失 下一篇:美国科学家绘制热带植被碳存储地图助追踪退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