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娱乐城

当前位置:钱柜娱乐官网 > 新闻资讯 >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地球有多危险:科学家认为物种进入第六次大灭绝

时间:2012-01-19 09:31:59 作者: 点击:

2002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琛在《自然》杂志上发表文章,第一次正式提出“人类纪”(Anthropocene)的概念。

  在地球47亿年的历史上,只有最狂暴的自然力,才会留下清晰、持久的印记。比如,6500万年前,一个巨大的陨石燃烧着冲入大气层,坠落在今天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地区。它沉重地撞击了地球的外壳,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火山爆发。火山喷发物遮蔽了天空,引发了全球变冷。地球温度降到了生命生存的临界值以下,恐龙灭绝了,还有地球上另外近一半的物种。

  关于“人类纪”是否够格列入地质年代时间表,地质学界还有很多的争论。如果这个概念成立,将意味着人类活动对地球的影响,已经上升到与冰河作用、物种大灭绝、小行星撞地球等最强大的宇宙蛮力同一级别的程度。也就是说,千万年后,未来的地质学家,无论他们是谁,或者是什么,很可能会根据岩石和沉积物的痕迹绘制出一条清晰的人类活动线,就像今天的人类能分辨出侏罗纪恐龙的痕迹或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标志一样。

  无论结果如何,对人类来说,这都是一个深具警醒意味的概念——人类已经变成地球命运的主宰者,却并不清楚自己要走向何方?

  对此,没有人比保罗·克鲁琛体会更深。20多年前,正是这位荷兰化学家第一次把臭氧问题摆在人类面前——大气中的臭氧吸收大部分对生命有破坏作用的B类紫外线,是地球上一切生灵的保护伞,但从20世纪三四十年代起,一种人工合成的化学物质氟利昂(主要用于冷冻剂、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的原料)一直在悄无声息地破坏臭氧层。直到80年代中期,科学家在南极的天空发现臭氧层空洞,这个问题才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和迅速遏制。

  除了核武器之外,这大概是人类第一次意识到,人类活动释放的少量物质就会对地球造成如此重大的影响。按照克鲁琛的说法,它之所以没有酿成更大的灾难,与其说是人类的智慧所致,不如说是运气——如果氯在上流层的表现稍有不同,当人们意识到这个问题时,臭氧层空洞早已从南极蔓延到北极。

  欧洲人口学家做了一个很有趣的统计——从人类作为一个物种(Homo habilis)的起源开始,计算地球上一共出生过多少人类,以及这些人存活的时间总长。他们计算的结果是,过去400万年里,一共有800亿人出生,这些人一共活了2.16万亿年。这2.16万亿年中,28%是在1750年之后,20%是在1900年以后,13%是在1950年之后。尽管20世纪在人类历史上只占0.00025,却占了人类总存活年数的1/5。

  如果对人类的“生态足迹”做一个类似的统计,估计也会得出相似的结论。“足迹”这个概念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人但凡活在世上,为了维持自身生存,必然会对自然产生消耗,包括食物、能源、居住、交通、水等等,从而对地球环境产生影响——即留下“足迹”。虽然“足迹”深浅不同,但基本上人越多,“足迹”就越多。

  自人类诞生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总体的“生态足迹”是很小的。尤其是农业发明之前,与其他灵长类的表亲一样,人类以捕猎为生,完全依赖于自然所提供的食物、能量和资源,对于地球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世界上到处是丰富的资源、未知的边界、待生长的空间,山川大河、热带雨林里蕴藏着无限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直到200年前,蒸汽机和矿物燃料的发明和使用启动了人口和消费爆炸式的增长(迄今仍在继续增长),人类开始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规模、速度和强度,改变整个地球的物理、化学和生态构成。这种变化,即使以地质时期为尺度衡量,证据也是触目惊心的。

  地球表面已经面目全非——人类改造了75%的无冰雪覆盖的土地,一半的森林被砍伐殆尽,19世纪中叶以来修建的几千座水坝已经彻底改变了地球的地表径流。

  随着矿物燃料的使用和森林采伐,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达到了至少80万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从280PPM(100万个空气分子中有280个二氧化碳分子)上升到390PPM。二氧化碳捕获更多来自太阳的热量,一边为大气加热,一边又渗入海洋,使海洋酸化(目前已有3%的海洋被酸化)。很可能就在本世纪的某个时刻,海水酸度会达到令珊瑚虫无法造礁的地步,反映在地质记录中便是“珊瑚礁断位”——过往5次物种大灭绝都留下了这样的标记。

  鉴于目前物种消亡的速度是所谓“背景”速度的100到1000倍,多数科学家一致认为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第6次大灭绝。以这种速度继续下去,到本世纪末,地球上可能会有一半的物种灭绝。这些变化都会显示在未来的沉积物和岩石上。

  科学家还说,如果全球气温继续升高,未来100年内,地球上所有高山的积雪都会消失殆尽。冰川对地球上的生命来说至关重要,仅仅喜马拉雅山系的冰川,就维系着全球20亿人的生活用水。

  冰川、海洋、森林,曾经代表着世界的某种边界,是人类幻想与敬畏的对象。现在,它们却在人类的“足迹”之下岌岌可危。用哈佛大学生物学泰斗爱德华·威尔逊的话说:“人类已经成为地球生命史上第一个具有地球物理学力量的物种。”但是,我们常常忘记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人类也是地球上唯一一个物种,没有任何别的物种依赖于我们的生存,而我们的生存则要依赖于这个由物理、化学和生物相互作用造就的异常复杂的生命系统。

  如果有一天这个系统真的严重失衡,地球会像过去一样,经过漫长的进化,重新找到平衡,但人类呢?(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上一篇:渤海急速萎缩 渔民担忧未来 下一篇:“十二五”国管局推广高效照明光源2500万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