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娱乐城

当前位置:钱柜娱乐官网 > 新闻资讯 >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废品价跌释放内外需萎缩及经济转型之难信号

时间:2012-01-11 11:40:14 作者: 点击:

作为循环经济的重要链条,废品回收业有经济走势风向标之谓,废品价格走低的背后,释放的是内外需萎缩及经济转型之难的重要信号

  王长勇不停地拨弄手中的电话,催促首钢钢厂的人尽快过来,把站里当天回收的废钢拉走。

  “这些废钢、废铜、包括废纸,一天一个价往下跌,谁也不敢囤货,都是当天进当天出。”

  在昌平东小口村一家规模不小的废品回收公司负责外事经营近十年的王长勇告诉记者,这种情况,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曾出现过。

  作为循环经济的重要链条,废品回收业有经济走势风向标之谓,废品价格走低的背后,释放的是内外需萎缩及经济转型之难的重要信号。

  “原材料价格下行,表明总需求萎缩,废品作为循环经济的重要一端,价格变化自然敏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为此担心,2012年随着整体经济放缓,企业将遭遇亏损困境。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表达了同样的忧虑,“一些周期性比较强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面临的亏损风险更多。”

  “金融海啸”时也曾暴跌

  这无疑点到了王长勇的痛处。

  在王长勇看来,从2011年8月份开始,废品回收行业已步入寒冬。“今年干我们这行的,没有一个赚钱的。”他点了一支烟,慢悠悠地说。

  “金属的价格都在往下降,废旧红铜的回收价从8月份最高60元/公斤降至目前(12月28日采访当天)的40元/公斤,黄铜从30多元/公斤降至22元/公斤,不锈钢从10元/公斤降至1.2元/公斤……”王长勇称,“废报纸的价格也从1.4元/公斤降至1.1元/公斤。”

  王长勇用炒股来形容当下收废品的风险,“一直在跌,最多时候1公斤一天能跌一两块钱,出手稍微慢点就得赔。”

  王长勇所在的回收站规模尚可,又有十来年的经营经验,渠道相对比较多,但目前的状况也只是保本,“据我所知,有的站点已经赔了几十万元,手里压货越多,赔得就越多。”

  往年春节前都是废品回收的旺季,眼下由于回收价格降低,不少市民和工厂都不愿意出手,让王长勇们的生意更加艰难。

  部分废品回收站因摸不准“市场脉搏”,干脆暂时歇业,规避风险。

  毕竟,2008年废品回收行业遭遇的重挫让王长勇们仍心有余悸。当时废铁价格经历了一轮“过山车”,从2008年底的每吨三千多元暴跌至2009年初的一千元左右,“甚至有人迫于上千万元的债务压力,选择了跑路甚至自杀。”

  时过境迁,三年前的历史似乎再次重演。

  此轮废品回收价格大跌,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李佐军看来早有预兆。

  由于欧债危机的不确定性以及中国需求前景放缓的担忧,市场对金属的需求量大减,而目前市场上铜、铅、铝、锌等主要金属品种的库存压力仍然较大,因此进一步压制了废金属的收购价格。

  在商品期货市场上,铜、铅、铝、锌等金属期货价格全线下挫,拖累废金属回收价格走软,跌幅超过了50%。

  而粉碎成颗粒后出口到外围市场的废塑料瓶等产品,在目前外需不振、制造业国外订单量减少的情况下,也面临出口挑战。

  中国海关最新公布的数据支持了这一判断。2011年1~11月,中国塑料及其制品的进口量为3000万吨,同比下降1.2%;而出口量则为1486万吨,同比下降7.4%。

  刘元春认为,美元的变化对铜等金属价格的影响也不容忽视。作为国际大宗商品的标价货币,美元指数一旦有效突破80,走出中长期底部区域,有可能导致基本有色金属价格整体走低。

  同时,在目前金融不稳定的情况下,资金避险情绪加大,纷纷撤出国际大宗商品市场。大宗商品价格泡沫的回落,也影响国内价格趋缓。

  需求萎缩还是产能过剩?

  让王长勇们难以乐观的是,需求低迷的态势未来可能仍将延续。

  “整个2012年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趋势都将比较明显,三季度可能会有些变数,关键在于欧债问题能否趋稳,以及全球经济下滑状况能否回转。”刘元春说。

  世界经合组织2011年12月12日公布数据显示,10月衡量34个成员国的领先指标从9月的100.4降至100.1,表明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速将继续放缓。

  欧洲央行12月28日声明称,该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已大幅增长至创纪录的2.73万亿欧元(约合3.55万亿美元),原因是该行向金融机构提供了更多贷款以维持流动性,声明凸显了来自于欧元区的主权债务危机风险,使得市场对2012年的风险预期延续,甚至有加重趋势。

  “2012年的出口增速会有一个很大的下降。这不是一个短期的需求放缓,而是中长期放缓趋势的开始。”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做出了这样的预判。

  更为悲观的预判是,2012年中国出口增长下降到10%都是有可能的。

  外需疲软,在消费难有起色的大前提下,投资拉动型的中国经济产需平衡矛盾更加凸显。

  以钢铁行业为例,利润率在2011年10月份降至历史最低。据中钢协数据,1~10月大中型钢铁企业产品销售利润率仅2.76%,其中10月份77户大中型企业产品销售利润率只有0.47%,为历史最低,月实现利润仅13.75亿元,比9月份下降82.6%;77户企业中,有25户亏损,亏损额21.25亿元,亏损面达32.5%。

  利润率降到历史最低点,但投资增幅却在加快。数据显示,前10个月,中国钢铁行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8.9%,增速同比加快17.3%。今明两年累计新增产能高达1.34亿吨,全部投产后,全国粗钢总产能将达到8.7亿吨。

  这是对未来行业预期升温,还是产能盲目扩大?

  李佐军则从供给端表达了自己的忧虑,“尽管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矛盾凸显,但是不排除部分地方政府为了追求政绩和GDP,继续加大产能投放的可能”;一位业内分析师表示, “即使把现有400立方米以及下高炉全部淘汰,全国产能仍将高达8亿吨左右。”

  折射转型之难

  经历过2008年更坏的情形,此次王长勇的心理准备可谓充足,他告诉记者,目前的日子比2008年“还稍好过些,手里的资金还能再撑一段。”

  如果废品生意再不好,王长勇表示他会去送快递,“不少同行都转业了。” 王长远不觉得欧洲闹危机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坚定地认为自己的日子难过“是房地产不景气闹的”:房地产带动几百上千个行业,楼如果好卖,建筑、铜、铁、铝,包括纸的需求就都上去了。

  这又回到房地产业在中国经济中的地位,以及中国经济转型的问题。

  农行高级经济师何志成表示,前些年靠钢铁水泥和基建打造出的GDP不可持续,未来中国经济要扩大消费在GDP中的比重,但“光靠吃喝这类消费是拉动不起整体经济的,汽车、家电、装修的消费可能还离不开房子。”他告诉记者,经济的转型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容易,要形成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比较困难——中国多年来形成的高投资比例是跟房地产建设相适应的,目前的问题在于,“房地产歇火太快。”

  在何志成看来,2012年企业最难选择的是战略方向,如果说跟房地产相关的诸多行业已陷入产能过剩困境的话,哪些方向是企业投资的更好选择?

  中国社科院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认为经济转型很难无缝对接,“旧的增长点衰退,新的不可能马上顶上去,企业该死掉的还是要死掉”,经济要走出危机,必须出现熊彼特式的“破坏性创造”,它来自于对既有资源配置结构的根本性调整,从而产生出新的经济模式和财富创造方式,“新生的力量在一个萧条的环境中逐步孕育成长,旧的必须让他衰退下去。” 刘煜辉说。而在李佐军看来,企业的亏损破产也是结构调整的题中之义,“否则大家都这么上项目,盲目发展低附加值高耗能的行业,永远都没有调整的动力。”

  在他看来,2012及2013年是大调整的时间,企业会比较困难,市场在调整中重新配置资源,淘汰一部分,同时培育新技术,开发新产品,“最终关键是培养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寻找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新增长点。”李佐军说。

上一篇:能源超级部委再度胎动 或将组建能源大部 下一篇:澳洲发现世界首批杂交鲨鱼 或为全球变暖产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