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娱乐城

当前位置:钱柜娱乐官网 > 新闻资讯 >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2011年上市公司十大环保事件

时间:2011-12-27 08:55:49 作者: 点击:

 

  编者按:12月20日,在一度延期的第七次全国环保大会召开之际,备受瞩目的《国家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正式出炉。《规划》提出,“要实现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显著减少;城乡饮用水水源地环境安全得到有效保障,水质大幅提高;重金属污染得到有效控制,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危险化学品、危险废物等污染防治成效明显等目标。”作为公众而言,希望在这些目标设定之后,相关的法律惩戒也能够尽快出台,切实做到有法可依、违法必究。正如中国古语所言,只有惩前,才能毖后。

  中海油:一年连发多起污染事故

  6月4日,中海油与康菲石油合作的中国海上最大油田蓬莱19-3油田发生漏油事故。中国国家海洋局监测显示,截至目前,渤海漏油事故已造成渤海6200平方公里海水受污染。这大致相当于渤海面积的7%,其中,大部分海域水质由原一类沦为四类。

  而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中海油频繁发生环境污染事件。7月11日,大亚湾石化区中海油惠州炼厂运行三部400单元的重整生成油塔底泵机械密封泄漏着火。时隔三个月,10月8日,当地居民称大亚湾出现火光和异味。经调查,异味主要来自惠州炼油厂区,是惠州炼油厂进行设备检修作业所排放的残余油气。之后,中海油位于惠州市大亚湾石化区的中海油40万吨/年煅后焦工程又被曝废气严重超标,根据验收监测结果核算,二氧化硫每年排放量为232.6吨,超过该项目环评批复要求一倍之多。

  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渤海漏油事故还未解决,中海油又发生了漏油事件。10月14日,锦州9-3油田B平台附近发现油膜亮带。随后,中海油关停该油田B平台的生产作业,切断溢油管线。

  12月19日,中海油旗下位于珠海横琴的天然气处理终端发生泄漏事故。尽管中海油否认了此事件对环境造成污染,但是质疑的声音还是此起彼伏。

  点评:渤海漏油事故发生已逾半年多,但至今无人为污染严重的渤海和损失惨重的渔民买单。而更加令公众气愤和不满的是,事故发生后,作为直接责任者的康菲石油由于仅采取临时性的补救措施,导致渤海污染面积从最初的840平方公里扩大到如今的6200平方公里。而中海油和康菲石油最初承诺要设立的海洋生态基金至今也没有任何进展。我国由于环境违法成本太低,让企业往往有恃无恐。渤海漏油事故是因为康菲石油违规操作所致,事故发生后,中海油作为合作方监管不力,导致事故一再恶化,企业对环境保护的责任意识可见一斑。(李春莲)

  升华拜克:子公司因环保问题受整治

  升华拜克总部位于浙江德清县,今年3月台州血铅超标事件后,德清县也展开了“环保风暴”。升华拜克6月9日公告,德清县环境保护局对升华拜克位于德清县钟管工业功能区的母公司及控股子公司进行了全面排查。经查公司下属莱福分厂存在部分废气无组织排放;公司控股子公司浙江拜克开普化工因草甘膦项目卫生防护距离未达到环保审批要求,尚未通过环保“三同时”验收。两家公司收到通知后开始停产整治。

  其中,莱福分厂主要生产硫酸粘杆菌素、L-色氨酸、黄霉素等兽药产品;拜克开普化工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销售双甘膦、草甘膦。2010年,拜克开普实现销售收入1.33亿元,约占升华拜克当年农药销售收入的1/5。

  一个月后,升华拜克表示,根据德清县专项环境整治行动的要求,升华拜克下属莱福分厂停产进行自查、整改,整改工作已完成。德清县环境保护局会同有关部门对莱福分厂的整改进行了现场核查,确认莱福分厂整改已经完成,具备了恢复生产的条件。公司将加强废气污染防治设施日常运行管理,确保治理设施正常运行,确保达标排放。莱福分厂于7月25日恢复生产。

  点评:今年3月,浙江台州血铅超标事件引起巨大反响,国家九部委联合部署重点针对重金属污染“2011年环保专项行动”。浙江多家公司被责令整改,工业重镇德清县也发现严重血铅超标事件,德清县环保局紧急对钟管工业功能区的17家化工企业实行停产整改,升华拜克旗下两家公司即在这17家企业之中。升华拜克是一家主营农药、兽药的上市公司,锆业也占到其利润的30%,生产过程的“三废”问题尤其需要企业高度重视。
 

  湖北金环:污染问题导致企业亏损

  作为一家化学纤维制造业,湖北金环近年来不断爆出污染问题,今年11月份,有媒体报道“湖北金环再曝污染黑洞排出废水颜色漆黑”一文,让从2009年就开始整治污染问题的湖北金环再次处于风口浪尖。

  湖北金环经营范围包括,粘胶纤维、玻璃纸制造销售;纺织机械设计制造;化纤产品生产技术咨询;对实业投资;批零兼营通信产品、黑色金属、建筑材料、针纺织品、纺织原料;公路货物运输等,由于从事的行业与环保紧密相关,因此污水处理一直是公司最敏感的问题。

  据报道,公司被要求停产的生产线生产化纤重要原材料浆粕,而浆粕产生的污染恰恰就是黑液。而湖北金环在去年5月27日曾被环保部门要求将其污染最大的制浆厂一车间停止生产,二车间的产量压缩50%,制浆不超过45吨/天,以通过产品的限停产减少污染物的排放。然而,2011年,污染问题再次指向湖北金环,这让处于亏损中的湖北金环雪上加速。据湖北金环三季报显示,公司今年前三季度亏损约6000万元。并预计2011年全年累计净利润-8100万元至-7100万元。

  点评: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上融资后,不仅要把企业做好,还要把环境污染问题做好,企业应该有一定的社会责任,只有那样,才不枉投资者在资本市场上的支持。湖北金环近年在治理环境污染方面加大了投资,但是从目前来看,力度还远远不够。(夏芳)


  上海能源:下属电厂脱硫设施失效

  日前,上海能源发布公告称,公司所属的徐州大屯发电厂列入江苏省环境保护厅网站公布正在查处的十起环境案件之一,而查处的原因则是“脱硫设施简陋且运行不正常,脱硫效率国家多次减排考核均认定为零”的问题。

  对此,上海能源表示,公司长期以来高度重视环境保护工作,而徐州大屯发电厂正在运行的机组总装机容量为444MW,配套的脱硫等环保设施均按期通过竣工环保验收。另外,上海能源还表示,公司正就江苏省环境保护厅网站公布事项进行认真核查,截至目前,公司预计该事件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据了解,作为一家中央企业中煤集团旗下的煤炭开采企业,上海能源近年来业绩有所增长,据公司3季报显示,2011年第3季度公司实现收入25.7亿元,同比上升30%,环比下降13%,实现净利润3.41亿元,同比上升208%。

  点评:煤炭发电造成环境污染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相关部门一直在针对发电领域的环保问题进行整治,对于上海能源来说,下属发电厂被江苏省环保部门查处,公司表现出积极的态度,并表示认真核查。公司的表态让投资者看到了企业的担当,希望上海能源尽快完善公司的污染治理问题,把企业的社会责任做好。
 

  中石油:企业污染纳税人买单

  6月1日,国家环境保护部称,2005年中石油松花江重大水污染事件发生5年来,国家已为松花江流域水污染防治累计投入治污资金78.4亿元。2005年11月13日,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发生爆炸。爆炸发生后,监测发现苯类污染物流入第二松花江,造成重大水污染事件。当时,100多吨致癌物质流入松花江,祸及长达939公里的松花江沿岸居民。事故发生后,中石油向吉林省政府捐助500万元,支援松花江污染防控工作,并向环保总局缴纳了100万元罚款,如此小数额的罚款在当时就引起了舆论的极大不满。

  此外,中石油今年更是意外不断。7月16日,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发生泄漏起火事件;8月29日,中石油新港储油罐区存有800吨柴油的875号柴油罐发生着火事故;11月22日,中石油新港储油罐区油品码头因雷击造成密封圈着火。

  而近日广东省环保厅查实,中石油西气东输广深支干线项目以大开挖方式破坏观音山公园,该项目线路变更未经环保部门审批,属违规施工。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位于东莞市樟木头镇,是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公园认为,隧道在观音圣像坐落的山体下以及仙泉水库边上穿过,不仅要砍伐大量林木,破坏生态环境,带来大量水土流失及次生灾害,并且会使公园支离破碎。

  点评:顶着“亚洲最赚钱公司”的中石油造成的污染事故,国家治污投入近80亿,说出来不免让人嗔目结舌,企业污染为何让纳税人来买单?而中石油以大开挖方式破坏观音山公园,更是有故意破坏生态环境之嫌。实际上,近几年,中石油污染事件频频发生,但是却很少站出来负责并有所作为。中石油没有被重罚与法律的缺失有很大关系,目前国家缺乏一个针对造成重大污染之后如何赔偿的法律。仅靠国家环保部来开罚单,而不是通过法律程序进行诉讼,致使企业大多存在侥幸心理。(李春莲)


  北矿磁材:重金属超标停产检查

  因附近村民重金属超标事件,北矿磁材固安分公司已自3月起停产整顿。虽然北矿磁材在6月14日的公告中称,经国家环境分析测试中心及廊坊市环境监测站检测表明,北矿磁材固安生产基地周围8个土壤样品和企业外排水重金属含量均未超出国家规定的相关标准,企业周边村民的饮用水、井水重金属浓度均达到国家规定的地下水III类标准。

  但有村民质疑这一结论“那都是在工厂停产期间抽样检测的,肯定检测不准。”并且据媒体报道,村民把水样送到了河北省水环境监测中心廊坊分中心检测,其中铁、锰等5项指标超出《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

  虽然国家环境分析测试中心的检测是在1月22日,并非工厂停产期间,但廊坊市环境监测站的检测确是在停产的3月份进行。因而事情最后的结果的确扑朔迷离。村民重金属超标是否与北矿磁材有关,将是一个必须解开的谜团。也正因此,相关部门进一步的核查已经开始。

  但据北矿磁材三季报,公司固安基地周边村民重金属“超标”一事仍处于调查中,因此固安基地恢复生产时间尚无法确定,会对公司部分产品造成不利影响。公司配合县政府和相关部门做好重金属“超标”的核查工作及周边群众的稳控工作,并按程序办理生产许可的相关手续。

  点评:尽管北矿磁材称通过外购相关产品及半成品,增加其他生产方式解决重金属“超标”事件对公司的不利影响,但显然,本就盈利困难的北矿磁材,此次更加雪上加霜。公司在6月18日的公告称,2010年固安基地生产产品销售收入约1.27亿元,经估算上述产品所产生的利润约占2010年度归属母公司净利润的三分之一。固安分公司停产将对公司2011年业绩产生影响。而截至公司三季报,已亏损近1300万,净利润同比下降了817.75%。
 

  开山股份:粉尘超标引发村民冲突

  就在开山股份过会的前夕,3月21日晚上九点多钟,衢州市纪委网站上出现了一则名为“开山集团污染严重”的投诉,主要投诉内容为:“开山集团近年来对周边环境所造成的污染,已严重影响到附近村民正常生活起居,特别是引起上妙村的人公愤,现在厂房四周的树叶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粉尘,种在田园的蔬菜也不绿了,整个农村的上空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据《证券日报》记者亲赴上妙村调查采访,村民们的确深受污染之苦。而比起3月21日晚在网上的投诉,3月21日白天发生的事情更令人震惊。据村民们讲述,3月21日下午,村民每户都派出代表自发组织来到开山集团,希望公司领导人能出面协商此事,但此后双方放生了激烈的冲突,冲突中上妙村一位80多岁的老支书被打得鲜血直流,还有不少妇女躲避不及也挨了几棍。

  这一切的导火索源自2011年3月11日,开山股份子公司开山铸造因部分布袋除尘器出风口的档板脱焊,导致黑色粉尘污染排放超标,受到开山铸造厂区附近居民投诉。衢州市环境保护局城东分局现场核查后口头要求公司针对污染源及时停产整改。

  点评:尽管开山股份的招股说明书将此次粉尘排放超标描述为偶发事件,但事实上,开山集团的污染早已困扰周围村庄特别是上妙村村民多年。上妙村民对开山集团的投诉从2009年就开始,然而开山股份在要上市的2011年仍存在严重的环境污染。一个厂子的利益和一个村子村民的命运,孰轻孰重?由于曹克坚是开山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确切的说,个人财富的膨胀和村民们的身家性命,在道义的天秤上,孰轻孰重?在法理的审判台上,又孰是孰非?(马燕)


  万马电缆:异常废水泄漏污染饮用水

  万马电缆主要被查出的环保问题是异常废水泄漏。根据公告,今年6月5日,杭州余杭自来水厂取水口发现有机物质,相关主管部门对开发区企业进行全面检查后初步确定,有机物来自南苕溪上游的临安青山湖工业园区。6月8日,涉嫌异常废水泄漏的企业被相关部门初步锁定到4家,万马电缆是其中之一。

  经检查,万马电缆雨水管排放的水中含有机物成份,6月8日起的23天,公司一直处于停产状态。事件发生后,公司初步判断雨水管中有机物主要因油污渗漏引起。最终查明的原因是公司在生产过程中未能采取有效措施,致使锅炉燃料油、柴油渗漏至锅炉房周边雨水沟,雨水沟中沉积的油状物经雨水冲刷后进入公共雨水管网后排至苕溪。

  公告显示,6月24日,在临安市政府的主持下,“浙江万马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环境整治方案论证会”召开。会议对万马电缆聘请浙江省环科院制订的《环境整治方案》进行了论证,与会专家认为油污渗漏是导致公司异常废水泄漏的直接原因。6月30日,公司收到临安市政府下发的《关于同意浙江万马电缆股份有限公司恢复生产的批复》,并于7月1日恢复生产。

  点评:居民饮用水的污染直接关系到余杭地区千万人民的生活,在各部门配合下,6月9日上午11时余杭相关地区已恢复供水,所幸没有酿成大祸。万马电缆称,公司将加快实施中长期整治方案,认真落实环保岗位责任制,完善环保长效管理机制,确保彻底消除环境安全隐患。停产23天对公司的业绩是否有影响?根据公告,万马电缆2011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47亿元,同比增长24%;营业利润4894万元,同比增长6.4%。
 

  江西铜业:三废污水祸及下游42万人

  近日,有媒体报出江西铜业在江西德兴市下属的多家矿山公司常年排污乐安河,祸及下游乐平市9个乡镇40多万群众,而企业根据协议做出的赔偿金额平均每年每人不足一元。

  根据乐平市政府的调查报告,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由于上游有色矿山企业的生产,乐安河流域每年接纳的“三废”污水排放总量达6000多万吨,废水中重金属污染物和有毒非金属污染物种类有20余种。由此带来一系列损失,9269亩耕地荒芜绝收,1万余亩耕地严重减产,沿河9个渔村因河鱼锐减失去经济来源,相关人群重金属中毒病症和奇异怪病时有发生。

  江西铜业则称,德兴铜矿在唐宋年间就已开采,从那时开始污染就存在了,这是历史沉积的污染而非单单只是近代企业造成的。

  而事实上,这已经是年内江西铜业面临的第二次环保事故。 今年4月5日,由九江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和九江市环境保护局联合发布的环保专项检查情况汇总表就显示,江西铜业位于九江的武山铜矿就因为污水超标排放被要求整改。

  点评:采矿企业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并且这些污染并不是短期内形成的,但是江西铜业将其归为历史问题,显然有推卸责任之嫌疑。采矿企业作为开采矿产的受益者,保护周边环境就是其责任。而一味追求经济效益,忽视环境保护的做法不是长久之计,也必然会遭到社会的讨伐。治理污染需要企业加大对环保的投入,需要企业对自己约束。国家更应该加强对采矿业环境污染的监管和治理,不用简单的用以赔代管而一了百了。(李春莲)


  卧龙电气:铅酸蓄电池行业一损俱损

  台州、德清血铅超标使蓄电池行业成为环保重拳出击的主要目标。涉及蓄电池生产的卧龙电气位于浙江上虞市。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浙江省登记在册的蓄电池企业有273家,其中绝大多数均在停产整治范围内。

  今年5月18日,卧龙电气公告,其控股子公司卧龙电气集团浙江灯塔电源有限公司已停止生产。卧龙灯塔主营生产、销售蓄电池及配件等,注册资本11000万元,公司直接持股 91.96%、间接持股2.68%。2010年实现营业收入32,419.71万元,占卧龙电气2010年销售收入290,391.88万元的11.16%。卧龙电气表示,公司当时有蓄电池产成品库存为5026万元,可以满足30天以上的发货需求。但若不能尽快恢复生产,将对公司生产及销售有进一步的影响。

  点评:公司向媒体表示,卧龙灯塔是老厂区,主要是卫生安全防护距离不达标,目前公司已完成自查并上报,争取尽快恢复生产。但截止发稿,尚未看到卧龙灯塔恢复生产的公告。据悉,卧龙电气在袍江工业区已建新厂区,卧龙灯塔或将搬迁至新厂区,也有望得到政府搬迁补贴。业内人士认为,虽然铅酸蓄电池行业短期遭遇重创,但长远看来,环保风暴有利于尽快淘汰落后产能,实现行业洗牌;同时企业环保意识得到增强,便于及早发现潜在问题,消除未来发生公共危机的隐患,有利于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治理环境污染 不惩前何以毖后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海油、中石油污染环境事件频频发生,除了这两大油企之外,矿产、化工、造纸等企业的环境污染事件也是层出不穷。

  来自国家环保部的数据显示,中国26%的环保重点城市和17%的地级市空气质量达不到国家二级标准,10%的耕地面积重金属超标,20%的水质为劣Ⅴ类。所谓劣V类是最差的水质,如果用来浇花,花都会死。

  为何环境污染事故有愈演愈烈之势,关键问题就在于没有强力的机制用以“惩前”,在缺失“惩前”的状况下,企业的污染成本与所获利益相比,几乎为零。既然无法“惩前”,也就谈不上什么“毖后”,越来越多的企业随之“效尤”,肆意排污,致使人民健康、社会稳定都受到严重危害。

  中国古语有“小惩大诫”一说,意即“有小过失就进行惩戒,致使以后不会犯大错误”。目前我国重大污染事故越来越多,其实正是因为没有做到“小惩”,甚至还是“零惩”。

  在“经济人”的假设下,我们不能过多的指望企业和企业家的良心。有道是,“在好的制度下,坏人也会有所收敛;在有缺陷的制度下,好人也可能会干坏事。”要想让坏人不再干坏事,让好人不变成坏人,关键在机制、关键在法治。对于环境保护这个“要命”的大事,必须要从机制上理顺,法治上健全,权责分明、赏罚分明。对于地方利益保护,需要赋予相关部门“一竿子插到底”的权力,一旦惩戒,就必须要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

  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是,可持续生存。这一点,切莫忘了。

上一篇:欧盟应制定2030年中期能源目标 下一篇:明年环境整治瞄准餐厨垃圾 6类违法行为将重点监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