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娱乐城

当前位置:钱柜娱乐官网 > 新闻资讯 >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控烟专家建议取消“烟草院士”资格

时间:2011-12-19 08:28:38 作者: 点击:

 “降焦减害”不可能降低烟草的危害,反而能误导烟草消费,阻碍控烟活动。问题的焦点并不是谢剑平院士本人,而是反映出上述的科学共识并没有为公共卫生学界以外的所有科学家所了解。 陈君石

  本报讯 (记者吴鹏 仲玉维)中国控烟协会已向中国工程院递交信件,请该院重新评估关于“降焦减害”研究成果。甚至有专家在昨日的座谈会上称,希望重新评估“烟草院士”谢剑平的院士资格。接受信件的中国工程院人士称,将会按程序提交建议书。

  不过,工程院有关人士认为,重评烟草院士资格“似乎不可能”。

  “降焦减害危害更多人”

  12月8日,中国工程院宣布新当选的工程院53名院士中,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谢剑平因“降焦减害”研究成果而获得工程院院士头衔。

  但“降焦减害”早就被国际科学界否定,此事也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昨日,中国控烟协会专门就此召开了座谈会。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常务副会长许桂华说,12月14日,协会已经向中国工程院递交了信件,对此事正式发表意见,接受信件的中国工程院人士称,将会按程序提交建议书。

  信件建议,请中国工程院坚持实事求是是科学的基本精髓,重新评估关于“降焦减害”研究成果,坚持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

  公开信中称,“降焦减害”只能是帮助烟草企业推销烟草,危害更多中国人。近年来,中国烟草企业为了扩大营销,把欧美已证明失败的“降焦”方法搬到中国来,在各种误导下,2000年至2010年十年间,中国卷烟产量上升41.15%。

  对于谢剑平当选院士,许桂华说,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生效己近六年,今天还发生这样的事,“让国际耻笑,让中国蒙羞,我感到十分遗憾”。她还说:“应该取消这个院士的资格。”

  “重新评估似乎不可能”

  昨日,记者从中国工程院内部获悉,工程院对中国控烟协会有关“烟草院士”的意见很重视,在收到信件之后也会认真处理。

  不过,工程院相关人士透露考虑到该院士已经当选,中国控烟协会提出的“重新评估”,似乎不可能,毕竟是院士们投票选出来的,选院士是一个严肃的事情,经过工程院学部主席团同意,国务院进行了备案。

  与此同时,有关人士表示,“烟草院士”在工程院并不是第一个,其导师也同样是院士,烟草行业也是一个大的产业,该领域产生科学家也是正常的。

  对话食品安全专家

  食品安全专家陈君石院士

  “减低焦油”是方向性错误


  陈君石是我国食品毒理学学科的创始人之一,是国内外享有盛誉的营养和食品安全专家,同时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 对于谢剑平当选院士,陈君石昨日在博客中说:我不太同意用“烟草院士”等吸引眼球的名词,我个人更不可能用“杀人”之类的形容词。但是,作为中国工程院的一名院士,我确实为此事感到羞惭。

  “降焦减害”阻碍控烟活动

  新京报:谢剑平将来会成为你工程院的“同事”,为什么还会公开发表博客来质疑他的研究呢?

  陈君石:我并不是针对这个人,而是对这件事情。

  新京报:你在博客中写,不愿意用“烟草院士”、“杀人院士”这样的称呼。

  陈君石:我不愿意用这种名词,这种名词无非是吸引眼球,我想用我认识的科学事实发表观点。

  新京报:你认为的科学事实是什么?

  陈君石:问题的根本是“降焦减害”不可能降低烟草的危害,反而能误导烟草消费,阻碍控烟活动。这早已是全球公共卫生学界和世界卫生组织等专业机构的共识。
 

 
  新京报:所以你也认为这是个伪命题?

  陈君石:我也不喜欢“伪命题”这个词,他的研究从方向上讲就是不对的,没有实用性和方向性。

  新京报:你如何评价研究烟草的人能够成功当选院士?

  陈君石:研究烟草来当选院士,我认为是可以的,不能一棒子打死,但是要看你研究什么,研究发展、品种是可以的。但是“减低焦油”整个方向性就是错误的。

  新京报:为什么?

  陈君石:并不存在无害的卷烟,烟民要减少吸烟的危害,唯一的办法就是戒烟。烟草有害,但作为一个行业,不可能短时间内消失,研究如何减少烟草的危害,从科技的角度无可非议;但关键是要把握正确的研究方向。“降焦减害”无疑是一个错误的方向,政府在科技方面的项目等方面,需要从中汲取教训。

  相关领域院士应参与院士评审

  新京报:谢剑平能够当选院士,你认为院士评选机制存在哪些问题?

  陈君石:这件事我同意王陇德院士讲的那句话,某个院士他的研究成果,是和什么有关,必须征求这个方面学部院士的意见。具体来讲,所谓研究降低烟草焦油,有益于健康这方面的内容,这是健康的问题,应该到医药卫生学部征求意见,参与评审。

  新京报:如果有医学部参与评审,你认为结果会怎么样?

  陈君石:研究烟草的人提出院士申请,假如医学部的院士参与评审,我很肯定地说,投票通过的可能性不大。现在他能当选院士,也说明我们公共卫生健康教育需要加强。所以这个时候,医药卫生科学家同时对这个事情发表意见,组织相关领域院士来评审,才是合理的。 本报记者 吴鹏

  对话首位烟草院士

  首位“烟草院士”朱尊权

  “无害卷烟”暂时做不到

  谢剑平的老师、“中国烟草科技奠基人”朱尊权,1997年就曾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是首位“烟草院士”。朱尊权目前已92岁高龄,系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名誉院长。昨日接受本报专访时,朱尊权院士表示,在消费者做不到不吸烟的情况下,他们从事烟草研究,是为消费者着想,考虑怎么样才能实现减害的作用。

  从未说过“低焦油等于低危害”

  新京报:您的学生谢剑平虽然当选了院士,但是争议很多。现在都在讲“吸烟有害健康”,搞烟草的当选院士似乎超出了人们的承受力。

  朱尊权:我们也认为吸烟是有害处的。我们主要是研究这个害处在什么地方?我们要在烟草种植、生产、加工等方面,研究如何减少害处。

  新京报:谢剑平当选院士,其主要成果是围绕卷烟“减害降焦”。有控烟专家认为“低焦油等于低危害”的说法是错误的。

  朱尊权:(低焦油等于低危害)我们没有这样说过,国外也是反对的。“减害降焦”说法也是不对的。

  新京报:那准确说法是“减害降焦”?字面上是“降焦”和“减害”两个词颠倒了,有本质区别?

  朱尊权:是的。(词语)名称掉过来,强调的是减害。减害有各种手段,降焦不是唯一的,而且降焦不一定减害。

  烟草行业是国家需要

  新京报:给谢剑平投赞成票的魏复盛院士表示,烟草行业是我国的纳税大户,国家需要烟草行业。他的说法也遭到质疑,你怎么看?

  朱尊权:在发达国家,国家收入中,烟草行业的分量占得少;而发展中国家就占的比重很大。我们工作的两个目的是,一个是为国家利益,二是为消费者的利益。不仅中国,很多国家都重视烟草。

  新京报:是国家需要这个行业吗?

  朱尊权:是国家需要,我们的烟草行业是国家的。我们从事烟草研究是因为国家、政府让我们做。国家利益至上、消费者至上。

  “无害卷烟”暂时做不到

  新京报:谢剑平的研究引入了中草药。但是方舟子认为,降焦本来就够骗人的了,这中草药减害就更害人了。

  朱尊权:得看什么样的中草药,看是不是符合国家规定。有些(中草药)是有用的,有些难说了,有的反而不好。在做研究时,分析中草药中哪些对减害有作用,将其主要使用成分提炼出来。当然具体是哪些中草药,有些是保密的,我们是与医药部门合作,请他们分析,由卫生部门负责。

  新京报:您认为可以研发出“无害”卷烟吗?

  朱尊权:不太容易。无害恐怕做不到,至少暂时做不到,今后难说。总之会努力,尽量避免和减少害处。

上一篇:湘江长沙段水位连创新低 或因挖沙导致河床下切 下一篇:清洁能源行业:投资转向污染监测与治理领域为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