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娱乐城

当前位置:钱柜娱乐官网 > 新闻资讯 >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兑现气候变化承诺 道路仍漫长

时间:2011-12-17 08:36:02 作者: 点击:

 
 

近日,科技部发布《“十二五”生物技术发展规划》(下称“《规划》”),明确“十二五”期间生物能源技术主攻方向:大力发展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等生物能源产品相关关键技术和专用设备,“研究开发微藻生物固碳核心关键技术,建立年固定二氧化碳总量超过万吨的工业化示范系统,率先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微藻固碳的产业化”。

业内专家指出,前述规划内容有望推动我国生物能源技术在“十二五”期间获得突破性进展,并促使相关技术形成在全球范围内的领先地位。

高级生物能源形式成重要科研方向

《规划》提出,要“研究开发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生物燃气、生物制氢等生物能源产品制造过程的共性关键技术和专用设备,以工业和城市生活废弃物为原料,建立生物能源产品的规模化生产技术示范”。

本报记者注意到,一向作为重要生物能源利用形式的生物发电,并未被列入“十二五”期间技术研发重点。对此,一位业内专家指出,农作物秸秆等植物生长是个复杂的过程,由此合成的高分子化合物,如果作为生物发电燃料直接烧掉便是一种资源浪费行为。

“目前,我国每年要耗巨资去购买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产品,因此有必要将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和生物燃气等高级生物能源形式作为未来重点发展的技术方向。”前述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正缘于此,科技部才将上述技术领域列为我国“十二五”期间重点研发技术。

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生物质能专委会秘书长袁振宏看来,此次规划有部分欠妥之处。如在生物能源产品原料方面,仅提出“以工业和城市生活废弃物为原料,建立生物能源产品的规模化生产技术示范”。

袁振宏表示,在生物能源原材料方面,除了规划中提出的“工业和城市生活垃圾”外,还可以在培养种植能源作物上做文章。

《规划》指出,将建立多渠道投入机制,加大财税金融等政策扶持力度,推动生物医药、生物农业、生物制造、生物能源、生物环保等产业快速崛起。

“这个规划可以吸引社会资金介入生物能源技术领域,进而促进科研机构、高校院所和企业参与相关技术研发,由此加快其产业化进程,并转化为推动生物能源行业发展的巨大动力。”袁振宏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说。

或将率先实现微藻固碳产业化

《规划》指出,“十二五”期间将研究开发微藻生物固碳核心关键技术,率先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微藻固碳的产业化。

微藻固碳技术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兴生物能源技术,并有潜力成为中国二氧化碳减排的主要手段和生物柴油的主要组成部分。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沙荒地面积约130万平方公里,如果利用其中的5%(6.4万平方公里)养殖微藻,可固定二氧化碳16亿吨,占我国目前二氧化碳排放量的27%;可生产生物柴油约10亿吨,占我国目前整个生物能源利用总量的50%以上。

“微藻生物能源是一种可再生能源,其产生的航空油、高品质柴油源源不断,可用于我国的航空和军事等重要领域,保证国家的能源安全。”新奥集团生物质能源技术中心总经理刘敏胜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我国在微藻生物固碳方面技术水平与国外基本处于同一水平。以新奥集团为代表的国内企业在该项技术产业化实施上甚至略有领先。

据刘敏胜介绍,新奥已在鄂尔多斯达拉特旗新奥煤基低碳循环经济产业基地的沙荒地上,建立了化工生产低碳技术微藻示范项目。

此外,新奥目前在微藻的藻种技术、养殖技术、反应器设计制造、微藻收集及后处理技术上取得了多项技术突破,获得国内国际专利70余项,新奥主持实施的国家“863”项目“CO2-油藻-生物柴油关键技术开发”已经完成。

刘敏胜认为,从技术上讲,我国目前的技术水平和国外相当,而且我国在技术实现低成本化和快速产业化方面还有优势,因此《规划》中提出的“率先实现产业化”的目标很可能实现。

对于实现产业化的时间表,刘敏胜表示,新奥希望在科技部的支持下,集合全国的科研力量和产业化力量,实现微藻生物固碳技术的快速产业化。“新奥将在20132014年初步建成微藻固碳产业化示范基地。”刘敏胜说。

 
 

近日,科技部发布《“十二五”生物技术发展规划》(下称“《规划》”),明确“十二五”期间生物能源技术主攻方向:大力发展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等生物能源产品相关关键技术和专用设备,“研究开发微藻生物固碳核心关键技术,建立年固定二氧化碳总量超过万吨的工业化示范系统,率先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微藻固碳的产业化”。

业内专家指出,前述规划内容有望推动我国生物能源技术在“十二五”期间获得突破性进展,并促使相关技术形成在全球范围内的领先地位。

高级生物能源形式成重要科研方向

《规划》提出,要“研究开发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生物燃气、生物制氢等生物能源产品制造过程的共性关键技术和专用设备,以工业和城市生活废弃物为原料,建立生物能源产品的规模化生产技术示范”。

本报记者注意到,一向作为重要生物能源利用形式的生物发电,并未被列入“十二五”期间技术研发重点。对此,一位业内专家指出,农作物秸秆等植物生长是个复杂的过程,由此合成的高分子化合物,如果作为生物发电燃料直接烧掉便是一种资源浪费行为。

“目前,我国每年要耗巨资去购买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产品,因此有必要将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和生物燃气等高级生物能源形式作为未来重点发展的技术方向。”前述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正缘于此,科技部才将上述技术领域列为我国“十二五”期间重点研发技术。

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生物质能专委会秘书长袁振宏看来,此次规划有部分欠妥之处。如在生物能源产品原料方面,仅提出“以工业和城市生活废弃物为原料,建立生物能源产品的规模化生产技术示范”。

袁振宏表示,在生物能源原材料方面,除了规划中提出的“工业和城市生活垃圾”外,还可以在培养种植能源作物上做文章。

《规划》指出,将建立多渠道投入机制,加大财税金融等政策扶持力度,推动生物医药、生物农业、生物制造、生物能源、生物环保等产业快速崛起。

“这个规划可以吸引社会资金介入生物能源技术领域,进而促进科研机构、高校院所和企业参与相关技术研发,由此加快其产业化进程,并转化为推动生物能源行业发展的巨大动力。”袁振宏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说。

或将率先实现微藻固碳产业化

《规划》指出,“十二五”期间将研究开发微藻生物固碳核心关键技术,率先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微藻固碳的产业化。

微藻固碳技术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兴生物能源技术,并有潜力成为中国二氧化碳减排的主要手段和生物柴油的主要组成部分。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沙荒地面积约130万平方公里,如果利用其中的5%(6.4万平方公里)养殖微藻,可固定二氧化碳16亿吨,占我国目前二氧化碳排放量的27%;可生产生物柴油约10亿吨,占我国目前整个生物能源利用总量的50%以上。

“微藻生物能源是一种可再生能源,其产生的航空油、高品质柴油源源不断,可用于我国的航空和军事等重要领域,保证国家的能源安全。”新奥集团生物质能源技术中心总经理刘敏胜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我国在微藻生物固碳方面技术水平与国外基本处于同一水平。以新奥集团为代表的国内企业在该项技术产业化实施上甚至略有领先。

据刘敏胜介绍,新奥已在鄂尔多斯达拉特旗新奥煤基低碳循环经济产业基地的沙荒地上,建立了化工生产低碳技术微藻示范项目。

此外,新奥目前在微藻的藻种技术、养殖技术、反应器设计制造、微藻收集及后处理技术上取得了多项技术突破,获得国内国际专利70余项,新奥主持实施的国家“863”项目“CO2-油藻-生物柴油关键技术开发”已经完成。

刘敏胜认为,从技术上讲,我国目前的技术水平和国外相当,而且我国在技术实现低成本化和快速产业化方面还有优势,因此《规划》中提出的“率先实现产业化”的目标很可能实现。

对于实现产业化的时间表,刘敏胜表示,新奥希望在科技部的支持下,集合全国的科研力量和产业化力量,实现微藻生物固碳技术的快速产业化。“新奥将在20132014年初步建成微藻固碳产业化示范基地。”刘敏胜说。

 
 

近日,科技部发布《“十二五”生物技术发展规划》(下称“《规划》”),明确“十二五”期间生物能源技术主攻方向:大力发展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等生物能源产品相关关键技术和专用设备,“研究开发微藻生物固碳核心关键技术,建立年固定二氧化碳总量超过万吨的工业化示范系统,率先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微藻固碳的产业化”。

业内专家指出,前述规划内容有望推动我国生物能源技术在“十二五”期间获得突破性进展,并促使相关技术形成在全球范围内的领先地位。

高级生物能源形式成重要科研方向

《规划》提出,要“研究开发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生物燃气、生物制氢等生物能源产品制造过程的共性关键技术和专用设备,以工业和城市生活废弃物为原料,建立生物能源产品的规模化生产技术示范”。

本报记者注意到,一向作为重要生物能源利用形式的生物发电,并未被列入“十二五”期间技术研发重点。对此,一位业内专家指出,农作物秸秆等植物生长是个复杂的过程,由此合成的高分子化合物,如果作为生物发电燃料直接烧掉便是一种资源浪费行为。

“目前,我国每年要耗巨资去购买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产品,因此有必要将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和生物燃气等高级生物能源形式作为未来重点发展的技术方向。”前述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正缘于此,科技部才将上述技术领域列为我国“十二五”期间重点研发技术。

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生物质能专委会秘书长袁振宏看来,此次规划有部分欠妥之处。如在生物能源产品原料方面,仅提出“以工业和城市生活废弃物为原料,建立生物能源产品的规模化生产技术示范”。

袁振宏表示,在生物能源原材料方面,除了规划中提出的“工业和城市生活垃圾”外,还可以在培养种植能源作物上做文章。

《规划》指出,将建立多渠道投入机制,加大财税金融等政策扶持力度,推动生物医药、生物农业、生物制造、生物能源、生物环保等产业快速崛起。

“这个规划可以吸引社会资金介入生物能源技术领域,进而促进科研机构、高校院所和企业参与相关技术研发,由此加快其产业化进程,并转化为推动生物能源行业发展的巨大动力。”袁振宏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说。

或将率先实现微藻固碳产业化

《规划》指出,“十二五”期间将研究开发微藻生物固碳核心关键技术,率先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微藻固碳的产业化。

微藻固碳技术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兴生物能源技术,并有潜力成为中国二氧化碳减排的主要手段和生物柴油的主要组成部分。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沙荒地面积约130万平方公里,如果利用其中的5%(6.4万平方公里)养殖微藻,可固定二氧化碳16亿吨,占我国目前二氧化碳排放量的27%;可生产生物柴油约10亿吨,占我国目前整个生物能源利用总量的50%以上。

“微藻生物能源是一种可再生能源,其产生的航空油、高品质柴油源源不断,可用于我国的航空和军事等重要领域,保证国家的能源安全。”新奥集团生物质能源技术中心总经理刘敏胜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我国在微藻生物固碳方面技术水平与国外基本处于同一水平。以新奥集团为代表的国内企业在该项技术产业化实施上甚至略有领先。

据刘敏胜介绍,新奥已在鄂尔多斯达拉特旗新奥煤基低碳循环经济产业基地的沙荒地上,建立了化工生产低碳技术微藻示范项目。

此外,新奥目前在微藻的藻种技术、养殖技术、反应器设计制造、微藻收集及后处理技术上取得了多项技术突破,获得国内国际专利70余项,新奥主持实施的国家“863”项目“CO2-油藻-生物柴油关键技术开发”已经完成。

刘敏胜认为,从技术上讲,我国目前的技术水平和国外相当,而且我国在技术实现低成本化和快速产业化方面还有优势,因此《规划》中提出的“率先实现产业化”的目标很可能实现。

对于实现产业化的时间表,刘敏胜表示,新奥希望在科技部的支持下,集合全国的科研力量和产业化力量,实现微藻生物固碳技术的快速产业化。“新奥将在20132014年初步建成微藻固碳产业化示范基地。”刘敏胜说。

 
 

近日,科技部发布《“十二五”生物技术发展规划》(下称“《规划》”),明确“十二五”期间生物能源技术主攻方向:大力发展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等生物能源产品相关关键技术和专用设备,“研究开发微藻生物固碳核心关键技术,建立年固定二氧化碳总量超过万吨的工业化示范系统,率先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微藻固碳的产业化”。

业内专家指出,前述规划内容有望推动我国生物能源技术在“十二五”期间获得突破性进展,并促使相关技术形成在全球范围内的领先地位。

高级生物能源形式成重要科研方向

《规划》提出,要“研究开发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生物燃气、生物制氢等生物能源产品制造过程的共性关键技术和专用设备,以工业和城市生活废弃物为原料,建立生物能源产品的规模化生产技术示范”。

本报记者注意到,一向作为重要生物能源利用形式的生物发电,并未被列入“十二五”期间技术研发重点。对此,一位业内专家指出,农作物秸秆等植物生长是个复杂的过程,由此合成的高分子化合物,如果作为生物发电燃料直接烧掉便是一种资源浪费行为。

“目前,我国每年要耗巨资去购买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产品,因此有必要将非粮生物乙醇、生物柴油和生物燃气等高级生物能源形式作为未来重点发展的技术方向。”前述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正缘于此,科技部才将上述技术领域列为我国“十二五”期间重点研发技术。

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生物质能专委会秘书长袁振宏看来,此次规划有部分欠妥之处。如在生物能源产品原料方面,仅提出“以工业和城市生活废弃物为原料,建立生物能源产品的规模化生产技术示范”。

袁振宏表示,在生物能源原材料方面,除了规划中提出的“工业和城市生活垃圾”外,还可以在培养种植能源作物上做文章。

《规划》指出,将建立多渠道投入机制,加大财税金融等政策扶持力度,推动生物医药、生物农业、生物制造、生物能源、生物环保等产业快速崛起。

“这个规划可以吸引社会资金介入生物能源技术领域,进而促进科研机构、高校院所和企业参与相关技术研发,由此加快其产业化进程,并转化为推动生物能源行业发展的巨大动力。”袁振宏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说。

或将率先实现微藻固碳产业化

《规划》指出,“十二五”期间将研究开发微藻生物固碳核心关键技术,率先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微藻固碳的产业化。

微藻固碳技术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兴生物能源技术,并有潜力成为中国二氧化碳减排的主要手段和生物柴油的主要组成部分。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沙荒地面积约130万平方公里,如果利用其中的5%(6.4万平方公里)养殖微藻,可固定二氧化碳16亿吨,占我国目前二氧化碳排放量的27%;可生产生物柴油约10亿吨,占我国目前整个生物能源利用总量的50%以上。

“微藻生物能源是一种可再生能源,其产生的航空油、高品质柴油源源不断,可用于我国的航空和军事等重要领域,保证国家的能源安全。”新奥集团生物质能源技术中心总经理刘敏胜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我国在微藻生物固碳方面技术水平与国外基本处于同一水平。以新奥集团为代表的国内企业在该项技术产业化实施上甚至略有领先。

据刘敏胜介绍,新奥已在鄂尔多斯达拉特旗新奥煤基低碳循环经济产业基地的沙荒地上,建立了化工生产低碳技术微藻示范项目。

此外,新奥目前在微藻的藻种技术、养殖技术、反应器设计制造、微藻收集及后处理技术上取得了多项技术突破,获得国内国际专利70余项,新奥主持实施的国家“863”项目“CO2-油藻-生物柴油关键技术开发”已经完成。

刘敏胜认为,从技术上讲,我国目前的技术水平和国外相当,而且我国在技术实现低成本化和快速产业化方面还有优势,因此《规划》中提出的“率先实现产业化”的目标很可能实现。

对于实现产业化的时间表,刘敏胜表示,新奥希望在科技部的支持下,集合全国的科研力量和产业化力量,实现微藻生物固碳技术的快速产业化。“新奥将在20132014年初步建成微藻固碳产业化示范基地。”刘敏胜说。

当《京都议定书》这份世界上唯一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协议在经济蓬勃发展的20世纪90年代获得通过时,它其实只是一个首期减排目标。德班气候大会在经过多日的艰难磋商后,终于得到了所有排放大国的初步承诺,同意最终将加入一个国际碳减排计划,这也只是一笔微不足道的“分期偿还”,算是让联合国在阻止全球过度变暖方面保留了一定的价值。

  但环保人士所期望的远不止于此。不过,说服原本不具有《京都议定书》减排义务的主要排放国中国和印度、以及签署但不批准《京都议定书》的美国一起同意一个全球性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尽管只是前进了一小步,却仍是此前的气候大会所未能取得的成功。

  “国际目标有两个作用。它们激励和强化各国的国内政策,并给国家和投资者定心丸,让他们相信政策将持续下去。”伦敦经济学院气候变化与环境研究所客座教授迈克尔?雅各布(Michael Jacobs)说,“说到底,减排的驱动力来自国内政策,而不是国际目标。德班只能为此提供基础。”

  路透社报道说,将京都原则贯彻到自己立法之中的欧盟带头推动了这一协议的达成,希望由此产生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自上而下的合约,而不是采用美国和其他国家所青睐的自下而上的办法,即仅仅依靠国内立法和自愿承诺来减排。

  “我们认为需要一个多边体系。”欧盟现任轮值主席国波兰的环境部长马尔钦?科罗莱克(Marcin Korolec)说。

  欧盟气候专员康妮?赫泽高(Connie Hedegaard)曾多次表示,欧盟自身的经验证明,自上而下的、强制性的目标正是确保行动得以实施的手段。

  除了在《京都议定书》第一阶段所作的承诺,欧盟还有自己的三个2020年环保目标,其中两个具有法律约束力,另一个是非强制性的。

  欧盟正走在减排20%、可再生能源利用提高20%的强制性目标的轨道上。但预计,即便采取绝缘以及更好的建筑设计等措施,也只能完成将能源效率提高20%这个非强制性目标的一半。

  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也并不是万能的。拥有丰富油砂资源的加拿大在减少碳排放增长方面面临着资金挑战,虽然理论上它需承担第一承诺期的减排义务,但实际上它已明确表示无意完成其目标,日前更是正式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

  世界自然基金会欧洲气候和能源政策负责人贾森?安德森(Jason Anderson)表示,气候变化谈判只是通往绿色未来的一个非常复杂的论坛。

  与此同时,一场商业推动的绿色技术竞赛正在加速。作为两个最大的碳排放国,中国和美国是这场绿色能源竞赛的掌舵人。两国都在积极采用绿色技术。

  美国皮尤环境集团说,2010年,中国在低碳能源技术方面的投资达到540亿美元(约为3429亿元人民币),而美国为340亿美元(约为2160亿元人民币)。

  世界第三大碳排放国印度也很紧张,它担心具有约束力的排放目标可能会绑架其经济增长,但它同样也已开始走向了绿色发展之路。

上一篇:华中地区再现“柴油荒” 专家提醒短缺或将加剧 下一篇:四十家中国NGO在德班发起气候公民超越行动

相关新闻